香港釣魚會 - 釣魚探索 - 香港台釣的早期發展(下篇)
:::
釣魚探索 :: 釣魚隨筆

香港台釣的早期發展(下篇)


一個18人參與的台釣比賽,以今天香港的台釣標準來看只能說是場面冷淡,但是這比賽已給予當日的參加者一個很大的鼓舞。原因是在先前舉行的三個台釣講座,每次都座無虛席地超過40人參與,但大部份人都是抱著一份好奇心,前來看看台釣究竟是甚麼一回事情。每次講座完畢後有興趣進一步實習體驗一下台釣過程,亦只是寥寥幾人而已,但經過這次比賽後各人都非常熱心地討論日後推動台釣的策略,為推動台釣運動而努力。在95年至97年這三年時間,筆者應為這段時期應屬於台釣在香港扎根的階段。
為了鼓勵該會的釣魚者參與台釣活動,首先推行台釣個人計分比賽。以該釣魚會的格蘭披冶海釣比賽作為藍本,每年舉辦3個計分比賽,按全年成績訂定個人名次。當時的計分法是與現時的計分法有點不相同,分場成績及全日成績計算方式與現時所採用的計分法無異,都是使用累進方式按第一名1分,第二名2分,以分數最少者為優勝。但在計算全年成績時則使用遞減方式來計算,每一場比賽的第一名得28分,第2名25分,第3名23分,直到第20名1分,21名及其後者無分,全年績分最高者為總冠軍。採用2種計分法的原因在與該會的格蘭披冶海釣比賽計分法接軌,使該會其他成員更容易知道池釣比賽的進展及成績。在95年及96年分別舉行了兩輪的格蘭披冶池釣比賽。而95年的全年個人冠軍為宋國基,亞軍梅全,季軍卞家林。96年的全年個人冠軍為筆者,雙亞軍馬錦霖及呂佳彬。97年的全年個人冠軍為梅全,亞軍卞家林,季軍葉偉基。

(點擊圖片可將圖片放大)
20071006_001.jpg 
1996年4月21日 該會格蘭披治池釣比賽 在增城 東湖公園舉行,各人於比賽後在園內休息及交流比賽心得。最前者為梅全,筆者,黃偉民,李興漢,司徒旭,卞家林,葉偉基,鄺松超。

另外增加一個全能釣手大獎,按該會格蘭披冶海釣全年總成績及格蘭披冶台釣全年總成績甄選出一位會友為全能釣手,以鼓勵其他只參與海釣活動的會友嘗試台釣活動。在95年的全能釣手大獎為卞家林先生,而96年的全能釣手為筆者,而卞家林先生於97年再奪全能釣手這個大獎。全能釣手大獎的設立,令很多對釣魚競技有心得的海釣者,相繼加入了台釣行列,為香港台釣界增加了很多潛質優厚的選手。要知道台釣是一種競技氣氛濃厚的釣魚方法,跟其他的競技運動一樣,除了個人技術外,同樣重要的是比賽時的心理質素,與及一份好勝心,這正好是這群人所擁有的共同氣質。

為了使到參加台釣講座人仕能夠在講座完畢後,自行嘗試台釣方法,一份詳細的釣魚講議是必需的。筆者當時負責編製這份講議,在編寫調較浮標這個章節上,參考了廖心陽先生及蕭春平先生所著的 [台釣秘笈] 一書,這書是廖先生及蕭先生為了在國內推廣台釣活動而編寫的。兩位大師將台釣調較浮標這個部份,利用調4釣2這概念,把這環節簡化,用最簡單的方法使初學者能較為容易掌握到使用浮標的基本技巧,使初學者不用掉進這個艱深的環節裹繞圈子。把台釣簡化先把釣友吸引過來參與的策略,實在是非常聰明及成功的做法。

 20071006_002.jpg
1995年7月9日 由錦龍魚餌贊助的錦龍盃釣開釣魚比賽,在元朗荔枝山莊舉行。
(點擊圖片可將圖片放大)

 20071006_003.jpg
全港公開精英釣魚比賽 - 池釣 決賽於95年9月10日在元朗大棠舉行,這比賽由日本丸九魚餌及香港寶記漁具贊助。
(點擊圖片可將圖片放大)

 20071006_004.jpg
全港公開精英釣魚比賽 - 池釣 決賽,前面第一人為林偉強。
(點擊圖片可將圖片放大)

宣傳台釣方面除了舉辦公開釣魚講座及公開釣魚比賽,通過在魚具店內掛上宣傳海報,使信息能直達釣魚人。同時亦透過了傳媒向香港市民宣傳這種釣魚方法,當時的報章刊物如壹周刊,東周刊,經濟日報,商報與及其他多份報章刊物,亦曾就台釣活動及台釣比賽作出專題採訪。
  20071006_005.jpg 
第五屆廣東省釣魚比賽參賽者:後排由左至右 馬錦霖,唐志佳,司徒旭,許偉烈.前排由左至右 梅全,宋國基,筆者,劉友昌,及梁遠漢。
(點擊圖片可將圖片放大)

香港台釣開始於參與國內的釣魚比賽,故此該會亦經常組隊到國內參加釣魚比賽,亦曾經與國內的地方釣魚協會合辦釣魚比賽,使香港台釣發展步伐能緊貼國內的發展趨勢。
在95年7月該會派出會員唐志佳、馬錦霖、楊偉志、柏林枝、宋國基、許偉烈、梁遠漢、梅全、劉友昌組成3隊參加在廣東省增城東湖公園釣協專用比賽池舉行的「廣東省第五屆釣魚比賽」,並且取得非常理想的成績。這次比賽共有卅個縣市(九十名運動員)參加,能夠得到好成績,主要是戰略運用,隊員的狀態,第一隊由唐志佳,馬錦霖,司徒旭組成主力爭取魚穫重量,而第二隊由梅全,梁遠漢,劉友昌組成,與及第三隊由楊偉志,宋國基,許偉烈組成,這兩隊主力集中爭取尾數成績。結果由梅全取得這比賽的個人尾數冠軍,梁遠漢取得個人尾數亞軍,劉友昌亦取得個人尾數第6名,這一隊亦以理想成績取得了團體尾數冠軍,而另筆者的一隊則取得了團體尾數第6名。
翌年10月在汕頭市舉行的「廣東省第六屆釣魚比賽」,該會亦派出3隊參加者,結果筆者取得個人總尾數第三名,黃偉民得個人總尾數第四名,劉少保個人總重量第四名,唐志佳得康樂盃尾數第一名,團體總重量第二名(黃偉民、劉少保、林偉強)及團體總重量第五名(楊偉志、呂佳杉、宋國基) 。

 20071006_006.jpg
第六屆廣東省釣魚比賽參賽者:後排由左至右 宋國基,唐志佳,黃偉民,筆者,司徒旭,卞家林,梅全。前排由左至右 林偉強,劉少保,黃世雄,及呂佳彬。
(點擊圖片可將圖片放大)
 20071006_007.jpg
頒獎禮上黃偉民(左2) 接受團體第2名獎盃與及筆者(右1) 接受個人尾數第3名獎牌。
(點擊圖片可將圖片放大)
在96年6月該會透過寶記漁具劉先生的安排下,組團前往日本丸九魚餌廠參觀,並參與在當地舉行的丸九釣魚比賽,這次釣遊共有12位成員,分別為謝威廉、馬錦霖、某君、唐志佳、梅全、卞家林、李夢熊、司徒旭、黃世雄、游偉忠、謝繼昇、筆者及太太。比賽當日約有300位參賽者,香港參加者中成績最好是謝繼昇。在比賽前一天,丸九魚餌公司安排了白鯽界名人橫山天水先生作為教練、在釣場內與我們一同練習。比賽期間令筆者感受最深的並非是參加人數眾多,亦非釣魚場地的環境及設施完善,印象最深刻是各位參賽者的比賽精神:對大會、工作人員、評判、其他參賽者與及個人的尊重及信任,自律及嚴守比賽規則。比賽期間只有少數工作人員在場,主要目的是協助釣魚者,而非監視釣魚者。於比賽後,丸九公司安排了一次筏釣釣黑立旅程,當日的筏釣教練為笠井遊斗先生。這一次的筏釣旅程亦為日後香港筏釣活動播下了種子 (因不在本篇主題內容,待日後筆者再詳加敘述)。
日本之旅完畢後,該會與丸九魚餌公司關係十分要好,其後該公司多次派員來港宣傳產品,亦在該會的會所內安排由日本釣魚名人主辨的釣魚講座班,為本港台釣運動加油打氣。

 20071006_008.jpg
日本之旅參加者在比賽場地練習,圖中後排穿長袖藍色外套者為橫山天水先生,前排左一者為丸九公司業務經理葦修名先生,前排右一者為香港寶記漁具少東阿祖。
(點擊圖片可將圖片放大)

 20071006_009.jpg
由橫山天水先生教授使用魚餌。
(點擊圖片可將圖片放大)

 

20071006_010.jpg
釣場內各人並排而坐練習,橫山先生坐在地上垂釣,丸九公司的職員亦趁機坐在他旁邊學習釣魚技巧。注意圖中司徒旭坐在剛剛買到的台釣凳。
(點擊圖片可將圖片放大)

20071006_011.jpg 
筆者與筏釣名人笠井遊斗先生及黃世雄攝於勝山漁港。
(點擊圖片可將圖片放大)

在這段時期,推廣台釣的主要障礙依然是場地不足,雖然參加台釣的人仕增多了,但在香港可進行台釣比賽的只有元朗大棠一個場地而已,故此要經常到深圳的釣場進行 香港的台釣比賽。雖然是較為辛苦,但卻可以提供機會給予香港的釣魚人跟國內釣魚者交流的機會,使香港台釣界能緊貼著國內台釣的發展步伐。及至95年底,經各人到新界地魚塘查探及詢問,千辛萬苦方才發掘到另一個位於下白泥的釣場。在96年另外兩個釣場亦被發掘到,其一為大埔梅樹坑,只可惜該處為水務局的抽水站,屬於禁區,只能在該處偷偷作釣。另一個地點為元朗沙埔村廢塘 ,亦因魚獲不足關係,不能作為比賽場地。在發掘釣魚地點上,葉偉基及柏林枝兩人都花了不少時間四處奔跑叩門遊說魚塘塘主開放魚塘作為釣場,只可惜是當時大部份的塘主未有遠見,發現這個商機,最終令兩人無功而回。直至1997年先後發掘了加州花園釣場,與及水尾村釣場,這時才可以在本港進行所有的池釣比賽。
在1996年該釣魚會新一屆委員會成員被選出,這屆的主席為馬錦霖先生,筆者為第一副主席兼任秘書,唐志佳先生,李夢熊先生,及張宇維先生同被選為副主席。在七位主席及副主席當中,其中5位是經常地參與台釣活動或對台釣有所認識,而另1位亦對台釣抱著支持態度,只餘下一位是對台釣抱著負面態度,同時另外有6位委員亦是台釣愛好者,至此該會約半數的委員是支持台釣活動。同時這一屆大部份委員包括主席在內的重要成員,亦將在下一任委員選舉中連任,這一點亦令到推廣台釣的策略及動力得以保持一段長時間,亦是台釣活動能在香港能成長發展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
 20071006_012.jpg 
1997年6月 由北京市釣協與該會合辦 97京港華燈北京醇 釣魚邀請盃 在首都北京舉行,當日香港的參加者: 由左至右 宋國基,李興漢,朱顥利,李夢熊,梅全,筆者,黃福華,馬錦霖。
(點擊圖片可將圖片放大)

 20071006_013.jpg
釣白鯽比賽進行中。
(點擊圖片可將圖片放大)

  20071006_014.jpg
香港參加者與北京釣友於晚宴上合照,筆者對該晚宴會記憶模糊,只因給當地釣友連勸7杯北京醇酒,差點兒站不起來。最厲害的是梅全,李夢熊,及馬錦霖3人,酒精似乎是不能對他們起作用似的。
(點擊圖片可將圖片放大)

 

世事循環,有高必有低,而且往往是在登上高峰的過程中暗藏衰敗的種子,正是禍奚福所依,福奚禍所伏。香港台釣的發展亦跑不出這個定律,只是這循環過程出現得太快而已。
在1996至1997年間,香港第一個以台釣為主的釣魚會成立:新華釣魚會。對筆者及大部份的台釣者,與及從推廣台釣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個好消息,新華釣魚會的成立正好為推動台釣付出努力的人證明,他們的工作放對了地方,而且多一個釣魚會亦為釣魚界添上一份新氣。
但是某人卻對這釣魚會的成立耿耿於懷,不只一次向筆者提出只要台釣釣魚會一多起來,必然是非不絕。筆者卻不以為意,只將海釣釣魚會作為例子從中規勸,應抱著一個正面的態度來看待這事,加上筆者直言的性格,多次在公開討論場合中為這事作出爭論,卻不知以為自已種下日後受到各種人身攻擊的禍根。
可能有看倌以為筆者言過其實,但有句老話: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湯。大多數的釣魚人參與釣魚活動只求開心,假如是煩惱不斷,最後亦只好採取放棄的態度,而某人亦正好看透這點用來對付所有跟筆者有相信念的異見者。
此外某人最厲害的一著是在其後的一屆委員會選舉後,主動提出退居2線,將經驗較淺的會友放在推動台釣的領導位置,以帶領新人為名,發功推行種種不得人心的舉措,完全忙記了釣魚是要令釣魚人開心這個大原則,由其他人仕負起了失誤的責任,使當事者意興闌珊。
要知道推動一種運動或者是發展一門生意,人才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當有心人不斷離開台釣界,亦表明了推動台釣的火車頭漸漸失去了動力,發展停滯不前亦是必然會發生的後果。
[全文完]
<< 香港台釣的早期發展(上篇) 首屆亞洲垂釣交流大會 >>
引用網址
  • 文章地址: http://www.hkangling.com/hkangling/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16
  • 引用地址: http://www.hkangling.com/hkangling/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16
API: RSS | RDF | ATOM
Copyright© jimmyyeung & 香港釣魚會